掃一掃,下載獵金客戶端

4天500公里的東線調研記錄:今年蘋果套袋喜憂參半 天氣因素是重要變量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2019-06-18 16:08:00

  每經記者王海慜每經編輯何劍嶺

  此次調研記者一行共調查了煙臺、威海兩個地級市,蓬萊、棲霞、牟平、乳山、文登等五個區縣以及幾十個村鎮。據不完全統計,全部行程超過500公里。DAY1:今年蘋果套袋亦喜亦憂

  俗話說,煙臺蘋果看蓬萊。雖然蓬萊地區的蘋果產量不是煙臺市內最多的,但卻是煙臺優質蘋果的傳統產區。

  記者此次調研的第一站來到了煙臺蓬萊的多個蘋果產區。

  5月31日早,記者一行從煙臺市區出發驅車前往煙臺優質蘋果產區之一的蓬萊市。由于天氣不錯,透過車窗,可以看到高速公路兩旁有大片大片郁郁蔥蔥的蘋果樹。

  在蓬萊的劉家溝鎮二劉家村,我們一行迎來了此次調研的第一位果農:二劉家村的陳大娘。陳大娘告訴記者,自己種了近4畝蘋果,今年套袋6萬個,去年套袋4.5萬個,前年則套了5萬個。這一個套袋的成本為4~5分錢,雇套代工套一個袋的人工費用為8分錢,也就是說為果樹套一個袋的成本為1.2~1.3毛錢。

  蓬萊當地的套袋工費用一般按套袋數量計算,有的套袋“快手”一天可以套7000多個袋,這樣一天的套袋收入就有500~600元。據記者后續了解,煙臺其他地區的人工套袋費用也通常為8分錢一個。相比之下,位于山東中部淄博沂源地區的蘋果套袋人工費就要低于煙臺地區。

  陳大娘果園附近的歐大爺種了4.5畝地的蘋果,去年套袋6.5萬個,今年套袋6萬個,今年他的果園里還砍掉了一些問題樹。“我們這一片,估計今年整體套袋量和去年差不多。有幾家去年套袋少了,今年套的袋就多。”據行業人士介紹,蘋果的產量通常有大小年之分,有的農戶去年套袋少了,果樹“休養”了一年,今年套袋的數量就有可能增多,反之亦然。

  此外,由于高齡果樹的產能增長不及低齡果樹,所以一片產地每年幾乎都會有果樹的更新換代,而這也會使得最終產量產生波動。

  在附近的一處高地,有位果農劉大姐和一些果農正在棚子里休息。見到記者,她表示,她種的6畝蘋果,今年套了9.7萬個袋,而去年為6.5萬個。看起來劉大姐今年的蘋果很有可能豐收,不過據劉大姐介紹,今年大風等因素帶來的影響也不可忽略:“今年的風特別大。”在她的一間小儲藏室里面,記者看到一處堆滿了被大風吹落的蘋果套袋。

  此外,在交流中,劉大姐不時向記者談及了今年的旱情:“這越往后缺水影響最大,尤其是夏季蘋果膨大期。”她表示,今年的旱情可能比2017年要嚴重,現在還能靠灌溉維持。再過一個多月到了夏季,如果降雨有限,旱情持續,那么對今年的蘋果產量就會產生影響。

  二劉家村附近某果農向記者表示,自己種了3畝蘋果,今年套袋5萬多個,去年前年都是4萬個左右。他同樣向記者反應了對旱情的擔憂。當天中午,記者一行在附近一家小餐館吃午飯,當地其他幾位果農也向記者反應了今年的干旱和大風的情況。

  隨后,記者一行來到蓬萊地區最大的水庫之一——戰山水庫——考察當地的旱情。據了解,這座水庫是當地的飲用水源。

  毗鄰水庫的君頂酒莊工作人員B小姐告訴記者,據他們的觀察,今年戰山水庫的水位應該會有一定的下降,而且今年當地的風確實比較大。

  此外,她表示:“現在比較旱,但每年的降雨量應該是差不多的。不過今年氣候有點奇怪,這邊天氣暖和得比較晚,但熱的話突然就熱起來了。我們種的葡萄今年的開花情況也出現了一定的異常。”

  下午,記者一行驅車來到了地處戰山水庫西南方向的西師古莊村。在一片蘋果地里,記者找到了一位果農,他介紹道:“今年我的5畝地套了7.8萬個。按理說,我們這一片套袋量總體會比去年多。”

  另一位果農任大爺則告訴記者,去年、前年他的幾畝地都套了5萬多袋,今年則多套了一萬個袋。“附近幾戶家家都多套了”,他預計道:“今年蘋果的價格不會比去年高。去年蘋果收下來后,冷庫幾乎都沒有裝滿,我估計今年都能裝滿。”

  整體來看,當天行程的前半段,記者在蘋果種植田間地頭的調研反饋情況,多以今年有望增產為主。不過到了后半程,情況就顯得不算樂觀了。

  在位于西師古莊村以西2公里左右的響李村、響水灣兩個村莊,記者發現了成片成片處于低洼地帶的蘋果林。當地的多位蘋果果農向記者反映了今年套袋數量下降的情況。

  例如,某果農告訴記者,他有4畝蘋果地,今年春天開花情況不錯,但坐果不太好,去年套了6萬個袋,今年恐怕只有3萬個。有臨近果農則表示,今年他家的套袋情況與去年差不多,都是3萬多個袋,“不過我們村也有一些人家今年套袋數量減少較多,有兩三家去年套了3萬多,今年還不到2萬個。”

  在響李村以南不到1公里的井灣周家村,某周姓果農則向記者表示,預計今年他的蘋果產量會相對樂觀,雖然今年有產量的地只有2畝,去年有3畝,不過今年和去年的套袋數量都是5萬個,主要是因為今年2畝地的低齡果樹明顯增產。據行業人士介紹,蘋果的產量和樹齡、天氣變化、管理等多種因素有關,所以就會出現同一個地區內部的蘋果產量有所差別。

  隨后記者一行驅車向南行駛,到了溫石湯村,一位駱姓農戶告訴記者,他的5畝蘋果地,前年套了6萬個袋,去年套了7萬個,今年同樣是5畝地只套了5.5萬個,“主要是因為開花的時候氣溫偏低,蜜蜂授粉受到影響,導致坐果率低”。

  這里要說明的是,蘋果是異花授粉的植物,大部分品種自花不能結成果實,所以在開花坐果期,需要蜜蜂等媒介進行傳播花粉。不過由于蜜蜂自然授粉容易受天氣影響(如果花期天氣較冷,蜜蜂的活動就會減少,從而影響授粉),現在人工授粉的方式也逐漸被果農接受。

  某期貨行業人士向記者表示,蘋果產量往往有大小年交替的規律,某一年果樹因為天氣原因減產,果樹當年因此也休息了一年,第二年就有可能會增產。

  值得一提的是,記者在蓬萊多個產地走訪發現,有多個村莊的果農都向記者反應了當地的旱情。有行業人士認為,后期影響蘋果產量的一大變量可能會是旱情的發展情況。不過,現在旱情還未明顯成災,如果再過一個多月,到了蘋果膨大期,如果旱情還繼續持續,可能會影響到蘋果的產量。

  當天傍晚,記者一行在繼續調研完幾處產地和一處水庫后,已經將近晚上8點多,又花了近一個小時車程才抵達位于市區的賓館。DAY2:天氣因素是個重要變量

  記者一行于5月31日晚9時左右來到了此次調研的第二站:煙臺的棲霞地區。

  第二天(6月1日)一大早,踏著初夏的晨曦,記者一行便早早出發,開始了對棲霞蘋果產地的調研。

  棲霞素有“蘋果之都”的稱號,這里的蘋果產地地形多樣,有崎嶇的山地,也有平緩的洼地,是煙臺地區傳統蘋果主產區,產量占煙臺總產量過半。

  上午,記者一行來到了棲霞市區以北的南交毛寨村。這個村莊的地形呈現丘陵地貌,在地勢相對較低的山谷、緩坡,以及地勢相對較高的山地上都分布著蘋果樹。

  在一處山坡上,當地一位范姓果農告訴記者,他種了一畝六分蘋果地,今年套了1.5萬個,去年套了2.4萬個。套袋量減少一方面是因為大小年的關系,另一方面是因為今年春季天氣偏冷。據他介紹,去年他的果園并沒受災。

  不過附近另一位果農則表示,他種了2畝地,去年套了2萬個,今年套了3萬個。目前,種一畝地蘋果,一年的肥料、農藥、人工等各類成本加起來粗略估算就有7000多元。

  在后續的調研中,煙臺、威海地區的多位農民也向記者反應,一畝蘋果的各類成本粗略估算累計達6000~7000元。也有當地果農向記者表示,一個袋(即一個蘋果)如果賣不上7、8毛錢,他們就會出現虧損。

  隨后,記者一行沿著公路一路駕車往西行駛到達左家村。左家村某張姓果農向記者表示,雖然現在還沒完成套袋,不過看起來今年掛果的情況好于去年。

  在地處左家村西北方向的蘇家店鎮,記者找到了一位蘇姓果農。他家的5畝多蘋果地位于一處山坡上,去年每畝套袋1.7萬個,今年可達2萬多個,“今年我的蘋果開花、坐果的情況都不錯。今年春天的花量很大。”在他看來,今年周圍一片的蘋果套袋量整體應該多于去年。

  之后,記者又在附近遇到了另一位有7畝蘋果地的果農。雖然他家的蘋果還沒開始套袋,不過他表示,今年的開花情況不錯,預計套袋量會略高于去年。據他介紹,煙臺地區的蘋果種植成本要高于其他地區,但煙臺地區蘋果的售價也相對更高。

  在同行的期貨人士看來,雖然現在看來棲霞地區的套袋率低于蓬萊地區,不過這里普遍已做了疏果,通過疏果情況大致也可以判斷今年的產量形勢。

  隨后記者一行開始南行,地勢也漸漸變得平坦。

  在孫疃村,一位姓李的老果農向記者介紹了他今年的蘋果種植情況:“我去年5畝地套了2萬多袋,今年可以套4萬多袋。主要是因為今年遇到大年,此外,不論老樹還是小樹今年的坐果都比較好,樹齡小的果樹套袋量也上來了。”

  在看完這片果園后,記者一行馬不停蹄地往東南方向行駛,來到小陳家村附近的一片果園。在田間行走,記者看到一根塑料水管鋪設在田里,正為田地里的果樹澆水。同行的業內人士表示,看來這里的水肥情況較好。而有果農也表示,今年的產量應該比較正常。

  在小陳家村以東約5公里的潘家嶺村,一位承包了15多畝蘋果地的侯姓農戶向記者表示,他的蘋果地去年套了13萬個袋,今年套了17~18萬個袋,主要原因是一些樹齡低的果樹逐漸增產。

  不過天氣因素帶來的擾動在當地也存在。在附近的楊礎鎮,記者一行見到了一位管理著5畝蘋果地的丁姓果農。他表示,前年和去年的每畝套袋情況都在2萬個左右,但今年的套袋情況不如去年,大約每畝為1.3萬個。“雖然今年春季開花不少,但后期天氣偏冷,影響蜜蜂自然授粉,導致坐果情況不佳,畸形果的數量也偏多。”他表示。

  相似的情形記者在楊礎鎮東部約7公里處的張家泥都村也有發現。當地一位劉姓果農告訴記者:“今年減產的主要原因是春季蜜蜂授粉情況不佳,明年我們這片要吸取教訓,全都用人工授粉。"

  在棲霞,記者一行調研的地形覆蓋了山地、緩坡和平地。有當地行業人士分析認為,相比去年,今年應該是棲霞當地蘋果產量比較正常的一年。

  不過記者通過走訪棲霞各地的果農發現,今年的大風、潛在的干旱等天氣因素也為今年當地的產量帶來一定變數。

  就在當天傍晚,記者一行駕車返回棲霞市區的路上,已連續多時不下雨的煙臺地區迎來了一場“及時雨”。據記者觀察,這場雨雨量中等,持續時間近2個小時。煙臺當地某行業人士向記者表示,這場降雨是近期比較有強度的一場雨,預計可以讓當地期盼降雨的果農稍松口氣,但是否能真正有效緩解煙臺部分地區的旱情還有待觀察。不過對于這場降雨,第二天我們問了當地多位果農,他們大多表示對緩解旱情的作用有限,有的果農說“只能濕地皮而已”。DAY3:蘋果和櫻桃

  6月2日清晨,記者一行在簡單吃完早飯后匆匆踏上了調研的行程。此行的第一個目的地是位于棲霞市區東南方向的黃燕底水庫一帶。這里是一處山地,在山坡和山谷都有蘋果樹種植。

  當地一位正在采摘櫻桃的張姓果農向記者表示,今年這一片蘋果春季開花的情況不錯,到后期天氣不好,導致坐果不佳,預計會影響今年的產量,“用人工授粉的坐果還可以,用蜜蜂自然授粉的大多不好”。相比之下,去年當地的蘋果產量比較正常。他預計,今年秋季蘋果的價格應該和去年差不多。

  類似的情形在棲霞市區東南方向的其他一些蘋果產區也有發生。值得一提的是,記者在棲霞這一路觀察發現,當地除了種植蘋果樹,還有大量當地的另一大特色品種——櫻桃樹。

  上述張姓果農向記者介紹,一棵櫻桃樹的年收入不亞于蘋果樹,但其他成本和管理難度卻要低于蘋果樹,比如打農藥的次數就要少一些。不過櫻桃不耐存儲,蘋果如果下樹后價格不好,卻可以放在冷庫存儲到第二年7月,期間根據市場變化“待價而沽”。至于冷庫的收費標準,他表示是按一斤蘋果幾毛錢收取,一季蘋果無論存放多久收費都一樣。如果有農戶把去年秋季采摘的蘋果放進冷庫存到今年賣,就可以多賣不少錢。

  在附近的八字溝村,記者看到,當地正值櫻桃收獲的時節。這兩天,記者在棲霞的山地已經多次見到正在采摘櫻桃的果農,還在一些山間小路上看到有果農推著小車下山,車里的筐子中裝滿了鮮紅的櫻桃。在棲霞的一些村鎮里,專門收購櫻桃的商販和順豐等承諾能在短時間里把新鮮櫻桃發往各地的快遞公司也都和采收櫻桃的果農一樣忙碌。

  中午時分,記者一行在下張家村見到了正在蘋果地里勞作的隋大娘。她表示,由于今年授粉的情況不錯,今年她的幾畝地蘋果套袋情況要好于去年,“去年只套了1.5萬個袋,今年估計能套2萬個袋”。

  到了飯點,記者途經一處櫻桃收購點,這周圍沒有飯店,于是記者一行就在路邊買了點小販的油餅當作午飯。魯證期貨的蘋果團隊成員告訴記者,他們以往在產地調研,經常會因為趕路顧不上吃飯。在午休了一會以后,記者一行繼續向東出發。

  在三零四省道旁的田里村,一位李姓果農告訴記者,今年他家6、7畝蘋果套了4~5萬個袋,和去年小年差不多,往年一畝可以套近2萬個。在他看來,今年“大年不大”主要是因為缺水、大風、春季坐果不佳等因素。

  據記者了解,決定蘋果產量的除了天氣因素外,還要看樹齡、產地地形、土地性質等其他因素。例如,同樣臨近三零四省道的郝格莊村,有多位農戶就向記者表示,今年山地的套袋情況可能普遍好于泊地。

  來到郝格莊村,記者一行就進入了煙臺的牟平區。在郝格莊村有大片地勢平緩的蘋果地,有一位郝姓果農表示,他種了4畝地,雖然今年盛花期的時候天氣不好導致坐果率不高,不過預計今年套袋數量比去年略有增加。“去年是小年,今年應該是大年”,他說道。

  當有行業人士建議他因為后期蘋果價格可能會逐步下行,所以今年秋天在蘋果上市后盡量要逢高價早出手,不要存冷庫時,他表示:“我們一般是不入冷庫,而直接賣了,入冷庫有一定博弈的成分。”

  在郝格莊村東北方向不遠處的埠后村,有一位李姓果農告訴記者,今年春天蜜蜂授粉情況不錯,從目前來看,今年他家的幾畝蘋果地的套袋情況和去年差不多,另外由于今年是大年,套袋量應該總體是多于去年的。他預計,他家附近的果園今年的套袋情況應該總體要好于去年。不過,他也向記者提到了今年的旱情,反應今年有出現干死樹的情況,這是前些年比較罕見的情況。

  當天下午4點半左右,記者一行驅車來到了牟平區的一個縣城。為了從側面求證今年蘋果的套袋情況,記者拜訪了兩家農資商店,從經營者處得到的反饋情況都是今年蘋果套袋的數量和去年差不多。

  在位于牟平區南部的觀水鎮,記者一行爬上了一處山地,在山坡上正在忙碌的幾位蘋果果農向記者表示,由于開花坐果期間遭遇凍害等因素,導致今年套袋情況不如去年。值得一提是,據果農介紹,去年該地區未受凍害。之后在山間公路上偶遇的一位來自附近繅絲夼村的果農同樣表示,她家蘋果地去年沒減產,但今年卻發生減產。

  傍晚6點多,記者來到了威海地區的乳山市。據行業人士介紹,山東煙威(煙臺和威海)地區的蘋果產量占到山東全省的一半以上。在乳山田家村,某沙姓果農向記者表示,雖然他家蘋果地還沒完成套袋,但就現在來看,今年的套袋量應該不如去年。DAY4:人工授粉也有意外

  6月3日清晨7點多,記者一行就從乳山市驅車出發,8點30左右來到了當天調研的第一站:乳山石字峴村。

  當地果農李大爺告訴記者,他種了1.5畝蘋果,今年和去年的套袋數量基本都是2.5萬個,“我附近三家人今年的情況都還行。今年春天我們的授粉情況也還行。”不過在他看來,周邊其他蘋果地今年的套袋情況就不一定好了,如果春天遇寒授粉不好,那么套袋量就會下降。此外,他也估計,今年秋季蘋果的價格應該和去年差不多,“去年秋天,好的蘋果要賣到4元/斤”。

  隨后,記者一行來到附近的魯魏莊村。這里的一位鄒姓果農向記者表示,這里的一片蘋果地在春天被霜打了,開花后坐果情況不佳。他同時表示,周邊蘋果的套袋數量有增有減,有的農戶可能減產較多。

  記者注意到,此行一路上屢屢遇到的產量“大小年”現象在這里也有出現。這位鄒大爺給記者看了一棵樹齡達8年的蘋果樹,“去年坐果不錯,產量也好,今年就少了。”

  在魯魏莊村以北不遠處的后院夼村,記者一行同樣聽到了今年蘋果坐果不佳的消息。一位劉姓果農告訴記者,今春開花早的果樹坐果情況不如開花晚的,因為開花早的果樹花容易受凍害。

  而在魯魏莊村西北方向約5公里的南徐格莊村的一片蘋果地,幾位正在套袋的果農向記者表示,他們正在套袋的蘋果地套袋數量情況可能和去年差不多。值得一提的是,該村莊不僅種蘋果,還種植了玉米等其他作物。在記者的印象中,此次調研的各蘋果產地,除了蓬萊的果農以蘋果種植為主外,其他區域的果農往往還種植其他一些作物。

  隨后,記者一行驅車來到了韓家莊村,登上了煙海高速旁的一處山地,和此行的其他不少山地一樣,這里的不少地方也被包括蘋果樹在內的多種作物覆蓋。

  記者在山坡上的一小塊地上,遇到了一位正在為蘋果樹套袋的劉大叔。他表示,今年他家的幾畝地比去年有所增產,一方面是因為今年新增了一些地,一方面是今年采用了人工授粉。

  據記者觀察,現在他家蘋果樹上的蘋果長勢要好于周邊其他一些地方,大的已經狀如一枚大棗。“人工授粉費用不一定高,就是比較費工夫,需要一朵花一朵花去點”,劉大叔介紹道。

  之后,記者一行開始驅車南行,在王格莊鎮的一片蘋果地,一位王姓果農告訴記者,她家的7畝蘋果地去年套了12萬個,今年只套了8萬個左右。據她介紹,果園中的一塊地今年進行了人工授粉,其中一半果樹坐果的情況還行,另一半卻不好,有些花可能被今年春天的低溫凍壞了。

  事實上,人工授粉雖然能在相當程度上使得果樹的坐果率不受天氣因素影響,但也不是萬無一失。有果農曾向記者介紹,由于蘋果花期短,而人工授粉又比較耗費人工和時間,所以大片果園有可能會剩下一些來不及人工授粉的果樹。

  當天下午,記者一行來到威海文登區的姜家埠村,看到有果農正在套袋。一位夏姓果農向記者表示,他家的3畝地蘋果今年有望增產,套袋情況和前年差不多,甚至多于去年。據他介紹,去年他遇到了“小年”,此外還有蘋果樹發病,導致去年產量不佳。

  日前,據一位最近赴威海其他蘋果產區調研的行業人士向記者介紹,威海橋頭、埠柳等地區今年蘋果套袋數量出現了同比下降,有的地方下降幅度可能還比較大。

(能賺錢的資訊才是真行情,點擊獲取更多今日熱點行情!)

(本文內容僅供參考,并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你可能會喜歡

換一組
  • 【解讀】鮑威爾央行年會講話后 黃金大幅飆升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講話后,聯邦基金利率期貨交易員稍微提高了對美聯儲今年降息幅度的預測。黃金大幅飆漲,漲幅1.08%,最高觸及347.79元/克。  鮑威爾表示,美國就業市場處于有史以來的最強勁地位,消費者支出支撐溫和的經濟增速,通脹在擴張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講話后,聯邦基金利率期貨交易員稍微提高了對美聯儲今年降息幅度的預測。黃金大幅飆漲,漲幅1.08%,最高觸及347.79元/克。  鮑威爾表示,美國就業市場處于有史以來的最強勁地位,消費者支出支撐溫和的經濟增速,通脹在擴張

  • 【解讀】今晚關鍵詞:鮑威爾杰克遜霍爾年會講話

    獵金:杰克遜霍爾央行年會開幕!鮑威爾將于今晚22點發表講話,市場嚴陣以待。獵金:杰克遜霍爾央行年會開幕!鮑威爾將于今晚22點發表講話,市場嚴陣以待。

  • 【焦點】歷年央行年會 黃金這一走向概率竟高達80%!

獵金龍虎榜

2019-08-23
  • 排名 客戶 收益金額
  • 1 張先生 ¥68910
  • 2 嚴先生 ¥39360
  • 3 趙女士 ¥22789
  • 4 王女士 ¥18253
  • 5 翁先生 ¥17030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平特一肖13期中11期